首页 »

90后创业|重塑公交梦,谁帮“地铁的士”落地(内有视频)

2019/10/10 0:39:44

90后创业|重塑公交梦,谁帮“地铁的士”落地(内有视频)

“地铁的士”团队在微博上用自己的名义发出的第一条微博,到今年7月就要满两年了。那个时候,袁其杰和王勇也大学毕业满一年。要说这两年的进展,就是让“地铁的士”这个让很多人曾觉得不现实的设想,变成了电脑中的一段段视频、专业杂志上的一篇篇论述文章、专利申请单上的一条条陈述……最重要的是,有些地区的规划者对他们的项目表示出了兴趣:“给我们区域设计一个‘地铁的士’的出行解决方案看看吧。”

 

“我们的项目大概要4年才可能落地,等待是必须的。但我们也希望更多的人能了解这个项目,加速它的实现。”袁其杰和王勇说。

 

如果地铁轨道变成传送带

 

要等待4年的项目到底是什么?在上海图书馆三楼的“创•新空间”,袁其杰和王勇为上海观察记者播放了多段视频:“地铁是传统的大运能公共交通工具,归纳起来就是轨道不动列车动;我们的‘地铁的士’则是列车不动轨道动,车厢就像机场传送带上的行李,到了目的地能直接提出来,期间可以保持匀速运转。”

 

这个设想有一个重要的仿生学依据——红细胞在血管中流动:“大量红细胞在血管中高速流动,但血管不会发生堵塞。‘地铁的士’的轨道叫动力轨,就像快速流动的血液,轨道上的车厢就像红细胞,在动力轨的推动下高速前进。”袁其杰说,利用动力轨的运能,可以把原先的一辆地铁列车拆成若干个类似于出租车般大小的小车厢,每辆小车厢都有自己的目的地,车内的乘客不用再像地铁那样,因中途他人上下车而耽误自己的时间,而是在达到目的地时,通过车厢变轨实现一站直达。”(编者注:可以参考文首视频)

 

上图为“地铁的士”团队设计的小型车厢示意图

 

“地铁的士”觉得,这样的公共交通系统不仅提高了个人出行效率、优化了个人乘车环境,而且不必像原先地铁列车那样为保证安全而必须在两辆列车之间留出极大的间距,这就可以充分利用轨道资源,进一步提高运行效率。此外,这一公交系统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设置分离式车站:“传统地铁车站必须承担一个区域内所有乘客的出入,但‘地铁的士’的车站可以根据人流变化进行调整,把原先集中在一个车站进出的客流分散到多个车站中。”这样的设计既实现了一站直达,又没有“最后一公里”问题,运能可以比地铁更高。

 

“我们想挑战谷歌的无人驾驶技术,因为它的无轨化技术只能在末端使用,很影响整体运载量,但‘地铁的士’是适合大客流的公共交通系统。”小伙子们说。

 

“我们一直在增加可行性”

 

很多人第一次接触“地铁的士”,都觉得非常大胆,甚至难以置信。但袁其杰和王勇不那么看,因为他们的团队还有一个70后“导师”赵毅,他在可行性上下了不少功夫。

 

赵毅告诉上海观察记者,“地铁的士”的设想在英国、韩国、阿联酋等已有类似项目,并且有个专有名词——个人快速公交系统(Personal Rapid Transit,简称PRT),也叫个人捷运,是一种提供按需出行、不间断运输的新型公共交通系统。但现有PRT采取的都是“车动轨不动”的形式,所以运能有限,主要应用在园区、校区等局域空间中。而“地铁的士”既有PRT的便捷,又能负担大客流,所以能应用到正在不断扩张的城市中。

 

赵毅觉得这不是异想天开,因为把传统PRT变成“地铁的士”的最大改动是增加动力轨:“我们采用的是匀速循环动力轨,当上下站点的小车加速至与动力轨匀速后,放下顶轴,就能完成入轨,中间站点无需停靠,到达目的地后升起顶轴,就可以轻松完成变轨。”

 

这项技术被机械工程专业毕业的王勇用模型演示了出来:“动力轨的重要技术支撑是使用直流电机,但目前上海开设这门课程的高校很少。所以去年9月至11月,我每天去浙江大学‘蹭课’,上课只有一个半小时,但路上要花掉6个小时,终于把这项技术掌握了。要知道,在火箭发射中,用的也是直流电机!”说起这项技术,有些腼腆的王勇一下子骄傲起来。

 

但仅有技术还不够,赵毅又从理论层面增强“地铁的士”的可行性。一方面,他自己参与了新交通研究会,积极与业界同行交流:“最新进展是3月底要去台湾与那边的同行探讨我们的设想。”另一方面,他也希望借助知识产权的力量向全球同行推介“地铁的士”:“我们在去年10月递交了PCT(国际专利合作协定),已拿到国际检索报告,意味着我们可以在多个国家把自己的技术申请成专利。不是说一流企业立标准吗?我们就是想为动力轨PRT立标准。”

 

 

“地铁的士”团队设计了很多应用场景。

 

谁来让我们的梦想落地?

 

但比起那些可以立刻推出产品或提供服务的创业者,“地铁的士”的现实境遇要艰苦得多。

 

一是融资方式与常见的创业项目不同。“我们进行过路演,希望得到市场资本认可。但‘地铁的士’的投入产出显然不能立竿见影,所以虽有不少投资人感兴趣,但处于项目整体体量考虑,对直接投资有些踌躇。”几个年轻人都说,希望有更大一些的平台让他们展示自己的想法,从而获得更多的市场资源。他们问上海观察记者:“你们说,马云、史玉柱会有兴趣吗?”

 

二是缺乏实验场地。上海图书馆是最支持“地铁的士”大胆想象的单位之一,无偿为他们提供了办公空间,还让他们可以随时查看国内外资料。但项目的各种模型被安置在静安寺附近另一个创客空间里,“因为上图这边场地还是有限的。”而且对“地铁的士”来说,最好的实践是将设计稿变成真实的车辆和轨道,“要是有个中试的机会就好了。”

 

“地铁的士”团队承认,他们的设计也可以在园区、公园、乐园等很多场所先行实践。

 

怎么办?有业内人士建议,“地铁的士”可以先把相对成熟的视频和实验模型变成展示未来城市公共交通系统的作品,进入各种科技展馆,让更多的人接触到这项设计。也有专家指出,成熟城市的公共交通系统已经很难改变,“地铁的士”的设想更适合那些建造中的新兴城市。但作为一项从来没有投入实际运营的设想,不妨先从一个公园、一个产业园开始实践,比如先尝试做公园内的一个游览项目。

 

除了这些建议,我们还能给这支怀揣梦想的团队什么帮助呢?上海观察也欢迎看到这篇文章的朋友,将自己的想法发送到邮箱:sh_chuangke@163.com,由我们转交给“地铁的士”。

 

题图来源:网络  (编辑邮箱:sh_chuangk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