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解读|杭州保姆纵火案律师离席而去后的法律规范:律师会被罚吗?还能继续辩护吗?

2019/8/14 5:19:09

解读|杭州保姆纵火案律师离席而去后的法律规范:律师会被罚吗?还能继续辩护吗?

12月21日上午,备受瞩目的杭州保姆纵火案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后出现了戏剧性一幕:被告人莫焕晶的辩护律师党琳山便因管辖权异议未被采纳等原因,在未经合议庭同意的情况下离开法庭。

 

引发该案首次庭审戏剧性场面的“管辖权”争议是否真的存在?辩护律师未经允许擅自退庭,会不会受处罚?还能不能继续代理这起案件?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走访相关专家,梳理此次庭审“变数”背后的一系列法律规范问题。

 

案件管辖由谁来决定?

 

此次庭审的戏剧性中止,原因在于被告莫焕晶的辩护律师党琳山提出本案的“管辖权异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十一条、二十二条,高级人民法院管辖的第一审刑事案件,是全省(自治区、直辖市)性的重大刑事案件,最高人民法院管辖的第一审刑事案件,是全国性的重大刑事案件。党琳山认为,莫焕晶案无疑属于影响重大,因此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甚至最高人民法院应该对本案具有管辖权。

 

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十条规定,中级人民法院管辖下列第一审刑事案件:(一)危害国家安全、恐怖活动案件;(二)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死刑的案件。第二十四条则规定,刑事案件由犯罪地的人民法院管辖。如果由被告人居住地的人民法院审判更为适宜的,可以由被告人居住地的人民法院管辖。

 

在华东检察研究院办公室主任、硕士生导师王晓华看来,本案中的管辖权其实并不存在争议。“法律上并未明确规定哪些案件由高级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管辖,所以管不管,由高院决定。但对于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的案件有明文规定,而本案无疑符合中级人民法院的管辖范围。”

 

一些法律界人士和律师推测,在法庭上强调管辖权,或许是因为党琳山认为本案的侦查取证过程存在瑕疵,可能会影响他的辩护结果。“他提管辖权只是我们看到的结果,本质原因可能是他对侦查取证过程不信任。党琳山作为辩护律师为自己的当事人辩护,是被告人和代理律师应当享有的权利,这一点应该得到尊重。”

 

法院有权更换辩护律师吗?

 

如果说提出管辖权异议,还可以视作一种辩护策略的话,那么党琳山擅自退庭的行为无疑激怒了被害人家属,也令在场旁听的所有人错愕不已。

 

据媒体报道,党琳山在退庭时,还再三叮嘱莫焕晶,“一句话都不要说”。随后,面对法官的询问,莫焕晶坚持要求继续由党琳山担任自己的辩护律师。在此情况下,法院宣布休庭。

 

法院之后的声明表示,本案将在被告人另行委托辩护人或由法院指定辩护人后,重新开庭。但党琳山也在自己的新浪微博上发了一张莫焕晶亲笔写下的声明,称“任何情况下都不解除党琳山律师的委托”。在被告人不改口的情况下,法院可以另行指定辩护人吗?

 

王晓华认为,辩护权的首要来源是当事人的委托,只有当被告人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或死刑,且没有辩护人时,法院才能为其指定辩护人。“在本案中,党琳山擅自离庭的做法虽然不妥,但他本人并没有表示拒绝为被告人辩护。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被告人坚持委托其辩护,法院无权解除其委托关系。”

 

擅自退庭是否会受到处罚?

 

中外律政类影视剧中观众常常可以看到这样的场景,激动的当事人、证人或擅自离席的律师、旁听人员,都会被法官当面喝止,严重时甚至会要求其离开法庭或宣布休庭。在大多数人印象中,法庭中法官就是最具权威的“决定者”,也理应受到所有出庭人员的尊重。

 

“观众这样的印象没错,法庭之上法官确实具有决定权,法庭上的行为也应按照相应的规范。”专业人士告诉记者,擅自离庭之后,党琳山可能将面临处罚:“从目前来看,他多少有一点扰乱法庭秩序的嫌疑。”

 

根据《律师法》第49条规定,扰乱法庭秩序,干扰诉讼活动正常进行的,由设区的市级或者直辖市的区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给予停止执业六个月以上一年以下的处罚,可以处五万元以下的罚款;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情节严重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吊销其律师执业证书;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党琳山所属的广东省律师协会也于昨天上午发表声明,称已派专人前往杭州调查了解有关情况。

 

对此,王晓华表示,这才是会影响到党琳山还能不能担任莫焕晶的辩护律师的重要因素。他告诉记者,从法律上来说,不是只有律师才能担任辩护人,即使党琳山被处以停止执业处罚,他还可以以社会组织委托等身份继续担任辩护人,“但这要看《律师法》有没有限制停止执业期间的律师从事辩护活动。”